交易政策有别

自2003年以来,全国许多省市产权交易机构都有意整合重组,统一市场。2004年,重庆整合原有的三家产权交易机构成立了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并在全国首创区划统一的产权市场体系,将交易机构设到了重庆各区县。该交易所成立两年便实现年交易额268亿元,被誉为业界的“重庆模式”。

尽管有政策和地理之便,北交所仍然积极创新。与全国各省市产权交易机构互设办事处,实现业务联网、协作,并建立了“跨国并购快速通道”,把触角伸向境外。

“我国产权交易市场是由地方政府主导建立和发展起来的,从一开始便具有明显的依靠行政推动、区域性发展的特点,存在市场分割、相互封闭等缺陷。”钟向群说。

此外,产权交易市场还要与证券交易所等合作,实现多层次资本市场联动,打通从区域性产权市场转入创业板、中小板的绿色通道。

此外,广东省产权交易集团建议对原珠海产权交易中心进行企业化改制,由其和珠海市政府指定机构出资设立珠海产权交易所有限公司。目前筹建中的广东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即由广东省产权交易集团与珠海方面发起设立。

用“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来形容广东省产权交易市场并不为过。过去近20年,广东产权市场一直深受交易机构“多、散、小”的困扰。在2011年国务院下发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38号文”之前,全省有各类交易场所近170家,可谓鱼龙混杂,组织体制不一,交易政策有别,甚至连统计口径也不一致。

成立至今,北交所代表北京市政府逐步完成了对北京要素市场的整合布局,先后控股和参股了中国技术交易所、中国林权交易所、北京环境交易所、北京石油交易所、北京黄金交易所、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等产权交易平台,构建了业务板块齐全的综合型产权统一交易平台,实现了从地方性平台向国家级平台的跨越。

除了平台的整合,监管、交易规则、服务流程等的统一也势在必行,否则高昂的跨区域产权交易成本仍会形成掣肘。钟向群建议,政府应建立全省统一的产权市场政策法规体系和监管体制,制定相应的监管条例,改变目前产权市场监管机构设置不统一、制度不健全、责任、权利不明确而造成的监管缺失状态,并出台税收、人才等方面的优惠政策。

但也有省内某产权交易中心负责人认为,要素市场具有区域性和层级性的特点,大家完全可以在各自的层级或细分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展开良性竞争。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相对国内其他发达地区,广东产权市场与其经济地位不相匹配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首当其冲的就是各地市重复建设造成资源分散、低水平竞争。

不过,天津股权交易所执行总裁钟冠华表示,交易机构多并不一定是坏事,关键是政府要创造一个开放、包容、公平、规范的市场交易环境,让市场自主优胜劣汰和兼并重组。

“组建省级产权交易集团,整合省属交易场所资源,就是要解决目前我省产权市场资源分散、各自为政的软肋。”一位知情人士说。

虽然愿望是美好的,但横亘在产权强省面前的障碍仍然不容小觑:如何破除行政条块导致的人为市场分割?如何建立统一的监管、交易机制,让规模上的统一带来实力上的叠加效应?

数据显示,2012年,北交所集团共完成各类产权交易24897项,成交金额达9395.16亿元。

李正希建议,可依托“成员所横向整合市场”这一成熟模式,发挥目前较为成熟的交易所集团及辖属各交易机构核心带头作用,“以大带小”,“以大管小”,通过统一交易规则等有效形式最终实现产权市场的全省统一。

北交所集团总裁熊焰预测,要素市场化、新一轮的并购重组、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的建设浪潮将是产权交易机构大有可为的沃土;同时,他认为,要突破产权市场打造融资功能所遇到的瓶颈,必须走“金融化”、“信息化”的路子。

今年2月19日,广东省政府在一次会议上决定,“组建交易所集团,整合省属交易所资源,统一全省交易市场。”6月21日,广东省产权交易集团授牌成立,组建后首批设南方联合产权交易中心、广东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广东省环境权益交易所、广东省股权托管中心、佛山南方产权交易所等。

“生产要素流通市场的行政化以及诸侯经济体制,是目前广东省构建统一的第三方公共交易平台进程中最大障碍。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广东将会失去要素市场第三方公共平台的规模优势、集聚优势。”李正希忧心忡忡地说。

北京是全国最早建立产权交易市场的城市之一,2004年2月14日,由原北京产权交易中心与中关村技术产权交易所合并而成的北交所正式成立。

去年初,北交所还成立了“中央企业全要素综合服务中心”,将对央企的服务范围从单一的产权流转,拓展到投融资服务、财务顾问服务等企业生命周期中的各个环节。目前,北交所已与多家央企签署全要素综合服务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在李正希看来,行政区域是有边界的,但是要素市场是开放的,是没有边界的。“北京、上海、天津、重庆等地搞要素流通市场,至少是服务全国的,但我们搞要素交易平台,总是存在是省里的还是市里的、是a市的还是b市的人为分割。”李正希强调,“真正的市场是要有集聚和发散效应的,而且集聚不仅是集聚本土的资源,还要集聚中国乃至世界的资源;同样,辐射不仅是辐射广州人的广州,而是广东的广州,中国的广州,世界的广州。”

由于没有行政条块分割,北京的产权交易市场更容易形成规模和数量上的优势。北交所是北京市国有资产唯一的指定交易场所,也是国资委选定的从事中央企业国有产权转让的首批试点产权交易机构。

作为国内产权市场的执牛耳者,北京产权交易所(简称北交所)整合北京要素市场的成功经验无疑值得广东借鉴。

可以借鉴的是,2006年,湖北以“统一监管机构、统一交易规则、统一信息发布、统一审核签证、统一收费标准”为原则,对省内产权市场进行整合,形成了以武汉光谷联合产权交易中心为龙头的全省统一产权交易市场,“整合——规范——发展”的“湖北模式”享誉业界。

在这个过程中,虽然“大一统”没有实质性进展,但“诸侯争霸”已经打响。2010年10月28日,广州交易所集团揭牌成立,成为国内第一家以产权交易所为依托的综合性交易所集团。目前,旗下已囊括14个第三方公共交易服务平台。

在6月21日举行的第二届广州金交会开幕式上,省长朱小丹为广东省产权交易集团授牌。当天,该集团旗下的广东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和广东省环境权益交易所也一并被授牌。

南方产权交易中心董事长刘闻认为,整合我省的产权交易平台资源,必须遵循市场规律做事,而不是采取行政措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一定是通过市场手段,实现强强联合和优势互补。”

“诸侯鼎立”的局面使得省内的产权市场呈现严重的分割状态,僧多粥少的现象突出。作为省级平台,南方联合产权交易中心2012年仅完成各类产权交易163宗,交易金额只有120亿元。

“广东有21个地市,加上省级相当于是22个诸侯体,产权交易市场习惯于各搞各的。因此,需要在政府层面上打破条块分割,集中交易资源,而不是一块蛋糕切分成22块。”在产权市场摸爬滚打20多年的广州交易所集团董事长李正希深有体会。

记者查阅文献时,曾找到一篇名为《广东区域产权交易创新研究》的硕士论文,作者钟向群深入研究后指出,市场被行政力量人为分割,存在三大壁垒,制约了全省产权市场整合的推进:一是规则壁垒,规则的不统一给异地交易带来诸多不便,影响了交易市场范围的扩大;二是利益壁垒,有的地方政府明文规定,本地所属企业不可以在本地以外的产权交易市场进行交易,人为地造成产权跨地区流动的障碍;三是市场天然壁垒,珠三角相对发达,粤东西北相对滞后,形成市场马太效应。

早在1999年,广东省就提出要组建全省统一的产权交易平台。到2003年,广东初步建立了以广州、深圳、珠海三个产权交易机构为主的产权交易市场体系。2006年10月,代表省级的南方联合产权交易中心正式成立。

“广东要构建竞争的产权交易市场,就是要主动把广东产权市场的建设和发展放在全国范围内的竞争和合作框架内进行,集中建设全省统一的产权交易大市场,完善集中竞价机制,拓展交易品种,完善基于投资银行的专业化市场服务体系,提高交易成交量和产权交易机构效益水平。”钟向群指出。

钟向群认为,首先是要建立开放的产权交易市场,包括对内开放和对外开放。对内是逐步取消人为设置的各种市场壁垒,对外开放则强调与其他市场的相互联系和相互依存。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省国资委、省金融办对我省要素交易平台的整合思路非常清晰。按照部署,广东省产权交易集团将通过兼并重组等市场化手段整合地市交易所资源,建立覆盖全省19个地市(广州、深圳、珠海除外)的市场网络。

广东证监局有关负责人今年4月曾透露,在经过清理整顿后,广东省(含深圳)的各类产权交易场所数量有19家,占全国的14%;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共有33家,占全国的比重超过1/5。他认为,广东现在提出整合要素交易平台符合行业发展规律和市场需求,是非常正确的。